安徽各大圖書館逐步升級換代 全民刷臉借書時代已到來
2019-07-22 08:00:00
 

  圖書館是智慧的殿堂,亦是靈魂的栖息地。從幾十年前的待業青年無法入内到如今的張開懷抱向全民開放,近年來,安徽的各大圖書館無論是在對外形象、閱讀環境,還是内部服務、數字資源建設等方面,均在逐步升級換代。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新興技術不斷發展,人工智能、物聯網也走進了圖書館。自助借閱、刷臉借閱、智能借閱櫃……數字化時代正在悄然改變和塑造圖書館的未來。

  幾十年前泡圖書館是一項“奢侈”的愛好

  “小時候我家在農村,即便是在70年代可讀的書籍也很少。”安徽兒童作家李秀英出生在1965年,她回憶自己在上小學之前,隻看過6、7本黑白連環畫,還是父親從親戚家借的。上小學期間,也隻有課本可供自己閱讀,讀書對于那個時代的農村孩子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安徽省圖書館早期與現在外觀對比

  早年間的圖書館也沒有完全向社會大衆完全“敞開大門”,就拿擁有百年曆史的安徽省圖書館來說,在上世紀80年代時,來省圖書館辦借書證是需要帶着工作證或者介紹信才能辦到,所以待業青年和中小學生都沒有辦法走進圖書館。

  1992年以後,待業青年才可以進省圖書館,直到2003年,省圖書館才對中小學生完全開放。

  “以前在圖書館借書需要辦理借書證,讀者也不能像現在這樣可以随意翻看書後再挑選借閱。”省圖書館借閱部主任李蔚蔚介紹,早期圖書館實行閉架和半開架管理,閉架管理時期群衆需要提前查詢好自己想要的書号,再由管理員去書庫進行尋找。

  上世紀80年代時,還出現過排隊辦借書證的場面,早晨7點多鐘時還沒開館,辦證的隊伍就已經從主樓一樓排到了現在的蕪湖路大門外。原因也很簡單,當時不像現在一年中365天都可以辦證,而是一年之中隻會安排一兩個月時間為讀者辦證,過了這個時間段,任你多麼想去借書,都沒有辦法去實現。

  
安徽省圖書館早期與如今閱讀環境對比圖

  走進現在的安徽省圖書館,讀者們在窗明幾淨的環境下閱讀,不僅冬暖夏涼還有電腦可進行查閱。少兒部主任孫瑞華告訴記者,自從1998年省圖書館擴建後,圖書館的各種硬件設施大幅度改善,就拿少兒借閱部來說,不僅藏書量和面積大幅增加,而且開辦了少兒假期閱讀主題沙龍和親子閱讀等豐富多彩的主題活動。

  “現在的年輕人們真是趕上了好時候!”年過六旬的合肥市民趙先生與省圖書館“結緣”時間長達40年。至今,退休後的他還依然每天會在圖書館裡“泡”上半天的時間。“作為幾十年來的老讀者,我對圖書館一直飽含深情和敬畏之心。早期的圖書館可謂隻有‘書庫’的功能,而現在圖書館更富有人性化,讓讀者能充分沉得下心在書海遨遊。”

  随着數字資源的快速發展,如今圖書館的借閱模式也大為變動,大家不僅可以快速辦好圖書證,而且還可以在家利用互聯網就享受到借閱圖書資源,查資料也更加的方便快捷。

  李蔚蔚表示,目前,安徽省圖書館充分利用雙微等平台與讀者展開互動,省圖書館的微信公衆号上會提供免費的電子書資源讓讀者閱讀并定期推薦優秀書目,科技的發展讓圖書館與讀者的互動加深。

  
合肥市圖書館借閱環境升級

  全民刷臉辦證、借書的時代已到來

  早年間,合肥市圖書館也和安徽省圖書館一樣,借書、還書等程序全靠手工。如今,刷臉借書、掃碼借書、書本配送至借閱櫃憑短信密碼取書……合肥市圖書館緊跟時代腳步,人工智能服務全面迎來配套升級。7月10日,經過兩個多月的閉館改造工程,合肥市圖書館以嶄新的面貌迎接讀者。

  
合肥市圖書館的刷臉借閱系統

  “這次升級改造,給讀者們帶來了更便捷的服務方式,既能刷臉,也能使用二維碼;既支持傳統持證讀者,也支持免押金的芝麻信用讀者。”合肥市圖書館館員李志慧介紹,讀者可以通過面部識别、身份證、手機電子讀者證和讀者證等多種方式享受圖書館的公共文化服務,同時,還開通了圖書到期短信提醒業務以及微信支付寶移動支付押金、滞納金,為讀者提供更人性化服務。

  不想大老遠跑去圖書館,隻想宅在家讀書?合肥市圖書館的線上數字圖書館也一同全面升級。升級後的數字圖書館提升了界面的易用性,合肥市圖書館的有效讀者,憑本人讀者證證号和密碼就可登錄合肥市數字圖書館遠程訪問平台,足不出戶輕松訪問館藏豐富的數字資源,随時随地享受閱讀的樂趣。

  
合肥市圖書館電子閱讀區

  此外,合圖還推出了智能借閱櫃,讀者隻需要在線上預約圖書,圖書館會在24小時内将書配送至讀者選的最近智能書櫃,并将取書密碼發送至讀者,三日内讀者可憑密碼取書。

  電子占座系統上線 高校圖書館占座無需再排隊

  大學生活,怎少得了占座?尤其是在期末考試季、考研季,圖書館哪兒還有空座位?然而,大清早去圖書館排隊占座自習這種事,在合肥工業大學已經成為曆史,該校圖書館運行的“電子座位管理系統”,讓大學生們可以提前取自習座位号。

  合肥工業大學圖書館副館長劉榮清告訴記者,大學生們用本人的校園卡,在圖書館選位機上選座并刷卡後,就可以根據座位号對号入座了。要是有讀者發現在選座機所選定的座位有其他讀者使用了,有權請其離開。

  不過,預約的座位隻留給早早來讀書的勤奮學生。合工大規定,讀者可以通過網絡,提前一天預約使用圖書館閱覽室的座位,預約成功的讀者必須在第二天早8:30之前刷卡使用座位,超過這個時間,不但算一次違規,預約的座位也将釋放給其他讀者使用。這個“電子占座系統”已經運行3年多了,受到了學生們的一緻好評。

  “目前紙質圖書的借閱量開始呈下降态勢,大學生們更傾向于利用圖書館的各種電子資源進行閱讀。“劉榮清介紹,讀者可以下載“超星移動圖書館”APP将圖書館裝進口袋、帶回家中;還可以關注圖書館微博、微信快捷獲取圖書館最新信息,或與圖書館在線互動。2018年,合工大圖書館館藏外文文摘數據庫浏覽量和全文數據庫下載量為996.4萬次(篇),主要中文數據庫浏覽、下載和電子圖書閱讀量為2460.01萬次(篇、本)。 

來源:安徽文明網    責任編輯:黃克 張殊凡
http://m.juhua234883.cn|http://wap.juhua234883.cn|http://www.juhua234883.cn||http://juhua234883.cn